斯旺西

如沐春风,喜不自胜

伪王你
花吐症,算是一篇BE,慎入
ooc归我,老王也归我
我永远爱老王,但世上更多的是爱而不得

五分钟速涂
“王队可以给我签名吗?”
“可以。”
“王队你缺女朋友吗?”
“?”
“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”

悄悄画个十三章女主威胁那里

致我亲爱的



【“致我亲爱的许先生,
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吗?
你会过得越来越好,会勇敢快乐,会遇到爱和温暖。”
许墨看着浅紫色信纸上的字,唇边泛起浅浅的笑。
“我还知道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他低声说道。】

“小王子里面有一句话,如果你想要与别人制造羁绊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。越长大,重要的人会变得越来越少,剩下的人也就越来越重要。”他站在老旧狭小的书店里,目光凝聚在她的身上,“我只剩下你了。”她的嘴唇突然被温热覆盖,她缓缓闭上眼。他吻的很轻,像轻柔的羽毛,像悄悄融化的冰淇淋。他像对待稀世珍宝一样对待她。窗外樱花如浅粉的雪,无声地飘落。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吻。
“我希望,你在这里的回忆都是美好的。”

“许先生,我今天要来蹭课啦!”“欢迎许太太前来。”他看着手机屏幕,眼里的温柔与欢欣几乎要溢出来。“你们说,教授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?”从许墨办公室提交实验报告后出来的几名学生小声议论着。“不会吧?你怎么看出来的啊?”“你没发现吗?教授拿起手机看讯息的时候眼睛都亮起来了!”“天哪,要是真的话,多少少女的梦就要破碎了啊!”学生们相互议论着走远。许墨站在门的另一边,听着学生渐渐消失的脚步声,他转过目光,看着站在角落里的人。
那个人戴着黑框眼镜,穿着一件黑色连帽衫,很平常的学生打扮,但他身上却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“Ares,queen已经觉醒,组织要求你立刻离开她。”“queen的觉醒还不稳定,她还需要我的evol来引导和控制。”“是吗?”那个人嗤笑一声,“Ares,不要妄想欺瞒组织,不要忘记你自己的身份。”他凑近许墨,释放威压,“你只是组织的刀与剑,是组织的武器。一个杀人机器是不需要感情的,知道吗?”“Poseidon,你逾越了。”许墨不为所动,“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,这是我的任务,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。”“呵呵呵······”Poseidon喉间发出低沉的笑声,“不用我动手,我想,组织现在已经派人去找queen了。”许墨瞳孔微微收缩,很快又恢复了平静。“如果没事的话,你可以走了。”他打开办公室的门。“好的,许教授。”那个人轻笑一声,然后收敛起浑身危险的气息,像一个普通的来请教问题的学生一样,礼貌地同许墨道了别。许墨回到办公桌前,眸光闪了闪,想了想,他编辑了一条信息发给她。
“上完课一起去那家漫画店吧,我有礼物要给你。”
“好。”她回复得很快,他看着这个字,内心稍安。
“那么,您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。”她放下手机,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人。“那是Ares发来的吧。”金棕色长发的女人瞟了一眼手机,说道。“我不认识什么Ares。”她皱了皱眉。“看来他什么都没有告诉你。”女人似乎愣了一下,旋即笑道,“你好,我是Athena,和Ares,也就是许墨,来自同一个组织。我来是奉组织的命令,告诉你真相,并邀请你一起加入我们。”
“你会是我们的王牌,queen。”Athena带着别有深意的笑容对她说。

许墨走进教室,扫视一圈,却没有看见她的身影。他眉间微蹙,将满心的不安压在心底,开始为学生上课。直到下课,她也没有出现。他返回办公室,拿出手机,未解锁的屏幕上出现一条未读信息。她问:

  “许墨,我是你的谁。”

  “喂。”电话很快接通,她清甜的嗓音响起,“许墨,你下课了?我现在在胖叔叔的漫画店这里,我等你过来。”电话挂断,心中的慌张感越来越浓。他推脱掉前来提交报告的研究人员,以最快的速度前往漫画店。

她坐在书店的柜台前,一边剥糖炒栗子一边和胖老板唠嗑。一只大手突然抚上她的头顶:“在和老板聊天呢?”温润的声音自她的背后响起。“嗯,你来啦?”她回过头,抬头看向他,“许墨,你想好怎么回答我了吗?”
“我该叫你许墨,还是Ares?”
“我究竟是你的恋人,还是你的研究对象?”
“你······”
“queen的觉醒还不稳定,她还需要我的evol来引导和控制。”
“queen的觉醒还不稳定,她还需要我的evol来引导和控制。”
“queen的觉醒还不稳定,她还需要我的evol来引导和控制。”
“······”
她打开手机,一遍又一遍地播放录音,许墨愣住,她正播放的,是他对Poseidon说的话。
“如果我不是queen,你还会爱我吗?”她的眼眶有些红,却扯起笑容,“不要骗我,许墨,如果我不是queen,你还会爱我吗?”他沉默,她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,“我知道了。”
“还记得上次在这里我对你说的话吗?小王子里面的一句话。”他突然开口,“如果你想要与别人制造羁绊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。越长大,重要的人会变得越来越少,剩下的人也就越来越重要。”他站在老旧狭小的书店里,目光凝聚在她的身上,“我现在只剩下你了。
我只剩下你了。
你是我最重要的人。
我希望,你在这里的回忆都是美好的。
哪怕接下来面对的,将是地狱。
她的眼泪瞬间落下。她轻轻推开许墨:“我要走了,我接受了BS的邀请。”
“许墨,谢谢你为我制造的好梦。希望你对你的下一个实验对象,可以再仁慈一点。”
“不要再骗她了。”
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她,却被她挣脱。她毫不犹豫地从他身边走过。空气中还弥散着糖炒栗子的甜香,胖老板听到动静,从柜台后探出头来:“小姑娘都哭了,你还不追出去?唉,年轻人,两个人在一起总会有些矛盾,把一切都说开了,多沟通沟通,会好起来的。”他的话突然停住,然后慢慢走进了里屋。
许墨感到脸上一片湿润,他伸手一抹,发现手背上都是水痕。原来他哭了啊。
“你听说过红皇后假说理论吗?在这个国度,你要不停奔跑,才能停在原地,人类离开自然竞争几千年,已经忘记这个世界有多么残酷了。”
“能不能生存下去,得看自身有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,如果不够强大,将来也会被更大的危险吞噬。”
“我做不到的事情有很多,但是我想要做到的,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会做到。”
他轻声说道,“可是我把你丢了,而且追不回来了。”
“我对你说了很多谎言,只有爱你一句不是假话。”
“求你,不要走。”

〖“许教授,这个地方我认为······”研究所老师跟在许墨身后,一路走一路提出自己的看法。许墨一边微笑聆听,一边打开办公室的门。“咦,这是什么?”那个老师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淡紫色的信封,想来是从门缝里塞进去的。许墨接过信封,上面没有写字。“难不成是情书?”老师浑身散发着八卦的光芒。“你拆开吧。”许墨笑了笑,毫不在意地把信封递给他,转而拿起他手里的的论文翻看。那名老师拆开信封,从里面滑出一个淡紫色的千纸鹤,他又拆开千纸鹤,念出写在里面的字。
“致我亲爱的许先生,
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吗?”
许墨心头陡然一跳,他拿过老师手上的信纸,
“你会过得越来越好,会勇敢快乐,会遇到爱和温暖。”
许墨看着浅紫色信纸上的字,唇边突然泛起浅浅的笑。
“我还知道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他低声说道。
“许教授,这是你女朋友给你送来的吧?”那名老师看着许墨的样子,忍不住笑道。“是······”他正要应答,却猛然截住话头,摇了摇头。“你一定很爱她吧?”那名老师说道,“你刚才读信的时候,眼睛都亮起来了。”
“是啊。”许墨顺着折痕,把信纸还原成千纸鹤。
“我爱她,比海更深。”〗

灯里(方思明bg)

(ooc归我)

方思明提着一盏灯,缓缓地走进微澜居。云燕和云徊警惕地拦在他的面前。
“放他进来吧。”叶澜的声音自高台传来。云徊云燕对视一眼,收回武器。方思明微勾起一边唇角,抬脚踏入。“一杯晴雪早茶香,午睡方醒春昼长。不知万圣阁少主前来,有何贵干?”方思明站在原地,只直直看着叶澜。叶澜了然地笑了笑,提声说道:“棠棣雪梨,你们先带着弟子们出去吧。”“掌门······”“无事。若是万圣阁少主要动手的话,你们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“遵命。”诸位云梦弟子无声地退出大殿。
“有话就请直说吧。”叶澜向方思明微微点了点头。“请云梦掌门救救叶虞。”方思明微弯下腰,雪白的发丝从黑色的斗篷中落出,他微抿红唇,双手递上手上的灯盏。那灯盏光芒微弱,一只青色的蝴蝶停在灯盏里,翅膀上闪烁着星星点点的暗光。叶澜看了灯盏一眼,缓缓说道:“这是她的神识?你倒是有心了。”
“不过,叶虞当初既选择叛出云梦师门,入你邪道,如今断没有再回来的道理。少阁主,你,请回吧。”叶澜一挥衣袖,回到案前坐下。“叶掌门,叶虞当初叛出师门皆受我胁迫,如今她性命垂危,还请叶掌门出手相救。”“呵。”叶澜轻笑,“还请少阁主快快离去吧,我救不了她。”“求叶掌门出手相救。”沉闷的声音响起,方思明竟捧着莲灯直接跪在高台下,“叶虞受此劫难,皆因我而起,一切与她无关。若掌门可救她性命,万圣阁百年之内绝不动云梦一分一毫!”叶澜似有打动,她跃下高台,站在方思明面前,“你说的可当真?”“即可立下死誓。”“罢了。”叶澜微微叹息。她接过灯盏,看着里面的青蝶,轻轻说道:“叶虞,本是这一代里最有天赋的弟子。”
“她最早修习得云梦引梦术,且心志坚定,不为旁门左道所扰。我原本,是把她作为云梦未来掌门人培养的。”
“她十八岁时,我让她自己去江湖上闯荡一番,可谁知道,待她再次归来,却是要入邪道,甚至不惜与师门决裂。”
“引梦术是把双面刃,可以愈人,亦可伤人。自她做出这一选择后,引梦术便时时侵蚀她的神魂。”
“我说救不了她,不是气话。”
“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”方思明袍袖下的手悄然捏紧。“有,不过······”
“我要先修补她的神魂,然后用引梦术除掉她关于你的一切记忆,只有如此,此后她才不会继续被引梦术侵蚀。”叶澜看着方思明渐渐发白的面色,“只不过,从此以后,她就不会再记得你了。”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方思明平复心绪,对叶澜拱手道,“劳烦叶掌门了。”
叶澜静静地看了方思明半晌。“好。”她踏上高台,“棠棣,引少阁主去偏殿休息;雪梨,按这个方子去朔梦林带一些药草回来熬煮。云徊云燕,你们为我护法。”“是,掌门。”

方思明在偏殿中静坐,他眼眶通红。檐上铃珮丁当作响,莲香若有若无萦绕在鼻端,像极了她身上的味道。
【“你不开心,不然你不会约我到这里喝闷酒。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“方思明,你当我是朋友吗?朋友就应该互诉心事!”
“你不说是吧?那我告诉我的心事吧!”
“方思明,我喜欢你。”
“我们云梦医术冠绝天下,我偏爱攻克疑难杂症。”
“我要医你,反对无效!”
“你!”方思明放下酒壶,“真是个疯子。”
“嘻嘻~”她笑着凑上前,“反正我现在回不去云梦了,以后就跟着你了。万圣阁少主,考虑一下把少夫人头衔给我呗~”
“哼。”他转过身,嘴角却不自觉地扬起弧度。走了几步,却不见身后人跟上。他转头,见她独立在石上,身后是无尽的大海与一轮孤月,风吹过,一阵莲香隐隐散在空气中。她的目光澄澈,一言不发。“还不跟上?”她的眼睛瞬间亮起,追上他,扯住他的衣袖。方思明轻笑一声,牵起她的手,慢慢向前走去。那时她笑容太过明媚,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她眸子深处的忧思。】
“少阁主?”随着棠棣的呼唤,他睁开眼,原来他在不知觉中竟睡了过去。“少阁主非我云梦中人,受引梦术影响,陷入梦境是正常现象,少阁主不必多心。”棠棣解释道,“叶掌门已经愈疗完毕。叶虞现在在汤池疗养,大约明日可醒。掌门吩咐,少阁主可在她醒来之前再去看望一眼,云梦毕竟是正道,不宜收留少阁主过久时间,还请少阁主看完后即刻离开,以后,也不要再与她有任何纠葛了。”
方思明沉默地跟在棠棣身后去了汤池,看着莲花中的她,久久挪不开眼。就像他在十二连环坞第一次看见她时,初入江湖的云梦弟子,站在大船的桅杆上,与陷入癫狂状态的武维扬战斗,眼看她处于下风,他挑起燃烧的箭点燃了那艘船,她坠入水中,他正想下水,她却被路过的楚香帅捞了起来。他那时也是隐在暗处,看着她,久久挪不开眼。

“方思明,万圣阁作恶多端,吾等今日便要替天行道!”五大门派齐聚万圣阁门口。“阁主,五大门派就要冲进来了!”门徒慌乱地跑进主殿禀道。白发男子端坐于主座之上,妖冶的红唇微微勾起。他站起身:“传本尊令下,不许伤云梦之人,违令者,死。”

“方思明!出来!”殿外叫嚷声不止,他一挥袍袖,自殿上飞下。“方思明,万圣阁杀孽太重,吾等今顺应天意,前来讨伐。”“呵,天意。”方思明嘲讽的笑了一声。“今华山,武当,少林,暗香,云梦五大门派联合,华山掌门,枯梅,率华山弟子前来。”“暗香掌门······”“武当掌门······”“少林掌门······”“云梦掌门,叶虞,率云梦弟子前来。”清亮的女声响起,他调转目光,落在她的身上。她的目光依旧澄澈清亮,看向他时却无比冷漠。“很好。”他移开视线,扫视周围,“既如此,便来做个了断吧。”

他以剑撑地,满身是血。“我来吧。”叶虞出言拦住正欲给他最后一击的枯梅,“我有话要问他。”“你为何不对云梦弟子动手?”她飞身至他身前,莲心灯散发出的光晕与香气将他笼罩,他的意识在逐渐流走。“我以前是不是认识你?”她端详着他的脸,有些熟悉,仿佛见过很多次似的。“我常做一个梦,梦里有一个白发男子,总是喜欢约我海边喝酒。但我看不清他的脸。”她把目光投注在他沾染血色的白发上,“那个人,是不是你?”“呵,咳咳。”他低低地笑了,“不是。梦里之事,哪有当真的。”“那你为何?”“我曾经欠了你们上一任掌门叶澜一些人情,这是我还她的。”“原来如此。”她轻声说道,“是我弄错了。”她举起莲心灯,默念术法。“你会在睡梦中死去,也算是我代表云梦,对你表示感谢。”“呵。”他勾起嘴角,“甚好。”

“方思明,我特别喜欢你。”
“我们云梦医术冠绝天下,我偏爱攻克疑难杂症。”
“我要医你,反对无效。”
“呵······”
“好。”他低声笑道,“都依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暗搓搓画张老许,新卡真好看

来自一个画渣的xjb乱涂……突发的脑洞,魔术师与小花仙,p2加了个迷之感觉好玩的滤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