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旺西

如沐春风,喜不自胜

致我亲爱的



【“致我亲爱的许先生,
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吗?
你会过得越来越好,会勇敢快乐,会遇到爱和温暖。”
许墨看着浅紫色信纸上的字,唇边泛起浅浅的笑。
“我还知道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他低声说道。】

“小王子里面有一句话,如果你想要与别人制造羁绊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。越长大,重要的人会变得越来越少,剩下的人也就越来越重要。”他站在老旧狭小的书店里,目光凝聚在她的身上,“我只剩下你了。”她的嘴唇突然被温热覆盖,她缓缓闭上眼。他吻的很轻,像轻柔的羽毛,像悄悄融化的冰淇淋。他像对待稀世珍宝一样对待她。窗外樱花如浅粉的雪,无声地飘落。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吻。
“我希望,你在这里的回忆都是美好的。”

“许先生,我今天要来蹭课啦!”“欢迎许太太前来。”他看着手机屏幕,眼里的温柔与欢欣几乎要溢出来。“你们说,教授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?”从许墨办公室提交实验报告后出来的几名学生小声议论着。“不会吧?你怎么看出来的啊?”“你没发现吗?教授拿起手机看讯息的时候眼睛都亮起来了!”“天哪,要是真的话,多少少女的梦就要破碎了啊!”学生们相互议论着走远。许墨站在门的另一边,听着学生渐渐消失的脚步声,他转过目光,看着站在角落里的人。
那个人戴着黑框眼镜,穿着一件黑色连帽衫,很平常的学生打扮,但他身上却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“Ares,queen已经觉醒,组织要求你立刻离开她。”“queen的觉醒还不稳定,她还需要我的evol来引导和控制。”“是吗?”那个人嗤笑一声,“Ares,不要妄想欺瞒组织,不要忘记你自己的身份。”他凑近许墨,释放威压,“你只是组织的刀与剑,是组织的武器。一个杀人机器是不需要感情的,知道吗?”“Poseidon,你逾越了。”许墨不为所动,“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,这是我的任务,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。”“呵呵呵······”Poseidon喉间发出低沉的笑声,“不用我动手,我想,组织现在已经派人去找queen了。”许墨瞳孔微微收缩,很快又恢复了平静。“如果没事的话,你可以走了。”他打开办公室的门。“好的,许教授。”那个人轻笑一声,然后收敛起浑身危险的气息,像一个普通的来请教问题的学生一样,礼貌地同许墨道了别。许墨回到办公桌前,眸光闪了闪,想了想,他编辑了一条信息发给她。
“上完课一起去那家漫画店吧,我有礼物要给你。”
“好。”她回复得很快,他看着这个字,内心稍安。
“那么,您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。”她放下手机,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人。“那是Ares发来的吧。”金棕色长发的女人瞟了一眼手机,说道。“我不认识什么Ares。”她皱了皱眉。“看来他什么都没有告诉你。”女人似乎愣了一下,旋即笑道,“你好,我是Athena,和Ares,也就是许墨,来自同一个组织。我来是奉组织的命令,告诉你真相,并邀请你一起加入我们。”
“你会是我们的王牌,queen。”Athena带着别有深意的笑容对她说。

许墨走进教室,扫视一圈,却没有看见她的身影。他眉间微蹙,将满心的不安压在心底,开始为学生上课。直到下课,她也没有出现。他返回办公室,拿出手机,未解锁的屏幕上出现一条未读信息。她问:

  “许墨,我是你的谁。”

  “喂。”电话很快接通,她清甜的嗓音响起,“许墨,你下课了?我现在在胖叔叔的漫画店这里,我等你过来。”电话挂断,心中的慌张感越来越浓。他推脱掉前来提交报告的研究人员,以最快的速度前往漫画店。

她坐在书店的柜台前,一边剥糖炒栗子一边和胖老板唠嗑。一只大手突然抚上她的头顶:“在和老板聊天呢?”温润的声音自她的背后响起。“嗯,你来啦?”她回过头,抬头看向他,“许墨,你想好怎么回答我了吗?”
“我该叫你许墨,还是Ares?”
“我究竟是你的恋人,还是你的研究对象?”
“你······”
“queen的觉醒还不稳定,她还需要我的evol来引导和控制。”
“queen的觉醒还不稳定,她还需要我的evol来引导和控制。”
“queen的觉醒还不稳定,她还需要我的evol来引导和控制。”
“······”
她打开手机,一遍又一遍地播放录音,许墨愣住,她正播放的,是他对Poseidon说的话。
“如果我不是queen,你还会爱我吗?”她的眼眶有些红,却扯起笑容,“不要骗我,许墨,如果我不是queen,你还会爱我吗?”他沉默,她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,“我知道了。”
“还记得上次在这里我对你说的话吗?小王子里面的一句话。”他突然开口,“如果你想要与别人制造羁绊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。越长大,重要的人会变得越来越少,剩下的人也就越来越重要。”他站在老旧狭小的书店里,目光凝聚在她的身上,“我现在只剩下你了。
我只剩下你了。
你是我最重要的人。
我希望,你在这里的回忆都是美好的。
哪怕接下来面对的,将是地狱。
她的眼泪瞬间落下。她轻轻推开许墨:“我要走了,我接受了BS的邀请。”
“许墨,谢谢你为我制造的好梦。希望你对你的下一个实验对象,可以再仁慈一点。”
“不要再骗她了。”
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她,却被她挣脱。她毫不犹豫地从他身边走过。空气中还弥散着糖炒栗子的甜香,胖老板听到动静,从柜台后探出头来:“小姑娘都哭了,你还不追出去?唉,年轻人,两个人在一起总会有些矛盾,把一切都说开了,多沟通沟通,会好起来的。”他的话突然停住,然后慢慢走进了里屋。
许墨感到脸上一片湿润,他伸手一抹,发现手背上都是水痕。原来他哭了啊。
“你听说过红皇后假说理论吗?在这个国度,你要不停奔跑,才能停在原地,人类离开自然竞争几千年,已经忘记这个世界有多么残酷了。”
“能不能生存下去,得看自身有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,如果不够强大,将来也会被更大的危险吞噬。”
“我做不到的事情有很多,但是我想要做到的,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会做到。”
他轻声说道,“可是我把你丢了,而且追不回来了。”
“我对你说了很多谎言,只有爱你一句不是假话。”
“求你,不要走。”

〖“许教授,这个地方我认为······”研究所老师跟在许墨身后,一路走一路提出自己的看法。许墨一边微笑聆听,一边打开办公室的门。“咦,这是什么?”那个老师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淡紫色的信封,想来是从门缝里塞进去的。许墨接过信封,上面没有写字。“难不成是情书?”老师浑身散发着八卦的光芒。“你拆开吧。”许墨笑了笑,毫不在意地把信封递给他,转而拿起他手里的的论文翻看。那名老师拆开信封,从里面滑出一个淡紫色的千纸鹤,他又拆开千纸鹤,念出写在里面的字。
“致我亲爱的许先生,
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吗?”
许墨心头陡然一跳,他拿过老师手上的信纸,
“你会过得越来越好,会勇敢快乐,会遇到爱和温暖。”
许墨看着浅紫色信纸上的字,唇边突然泛起浅浅的笑。
“我还知道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他低声说道。
“许教授,这是你女朋友给你送来的吧?”那名老师看着许墨的样子,忍不住笑道。“是······”他正要应答,却猛然截住话头,摇了摇头。“你一定很爱她吧?”那名老师说道,“你刚才读信的时候,眼睛都亮起来了。”
“是啊。”许墨顺着折痕,把信纸还原成千纸鹤。
“我爱她,比海更深。”〗

评论(2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