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旺西

如沐春风,喜不自胜

灯里(方思明bg)

(ooc归我)

方思明提着一盏灯,缓缓地走进微澜居。云燕和云徊警惕地拦在他的面前。
“放他进来吧。”叶澜的声音自高台传来。云徊云燕对视一眼,收回武器。方思明微勾起一边唇角,抬脚踏入。“一杯晴雪早茶香,午睡方醒春昼长。不知万圣阁少主前来,有何贵干?”方思明站在原地,只直直看着叶澜。叶澜了然地笑了笑,提声说道:“棠棣雪梨,你们先带着弟子们出去吧。”“掌门······”“无事。若是万圣阁少主要动手的话,你们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“遵命。”诸位云梦弟子无声地退出大殿。
“有话就请直说吧。”叶澜向方思明微微点了点头。“请云梦掌门救救叶虞。”方思明微弯下腰,雪白的发丝从黑色的斗篷中落出,他微抿红唇,双手递上手上的灯盏。那灯盏光芒微弱,一只青色的蝴蝶停在灯盏里,翅膀上闪烁着星星点点的暗光。叶澜看了灯盏一眼,缓缓说道:“这是她的神识?你倒是有心了。”
“不过,叶虞当初既选择叛出云梦师门,入你邪道,如今断没有再回来的道理。少阁主,你,请回吧。”叶澜一挥衣袖,回到案前坐下。“叶掌门,叶虞当初叛出师门皆受我胁迫,如今她性命垂危,还请叶掌门出手相救。”“呵。”叶澜轻笑,“还请少阁主快快离去吧,我救不了她。”“求叶掌门出手相救。”沉闷的声音响起,方思明竟捧着莲灯直接跪在高台下,“叶虞受此劫难,皆因我而起,一切与她无关。若掌门可救她性命,万圣阁百年之内绝不动云梦一分一毫!”叶澜似有打动,她跃下高台,站在方思明面前,“你说的可当真?”“即可立下死誓。”“罢了。”叶澜微微叹息。她接过灯盏,看着里面的青蝶,轻轻说道:“叶虞,本是这一代里最有天赋的弟子。”
“她最早修习得云梦引梦术,且心志坚定,不为旁门左道所扰。我原本,是把她作为云梦未来掌门人培养的。”
“她十八岁时,我让她自己去江湖上闯荡一番,可谁知道,待她再次归来,却是要入邪道,甚至不惜与师门决裂。”
“引梦术是把双面刃,可以愈人,亦可伤人。自她做出这一选择后,引梦术便时时侵蚀她的神魂。”
“我说救不了她,不是气话。”
“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”方思明袍袖下的手悄然捏紧。“有,不过······”
“我要先修补她的神魂,然后用引梦术除掉她关于你的一切记忆,只有如此,此后她才不会继续被引梦术侵蚀。”叶澜看着方思明渐渐发白的面色,“只不过,从此以后,她就不会再记得你了。”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方思明平复心绪,对叶澜拱手道,“劳烦叶掌门了。”
叶澜静静地看了方思明半晌。“好。”她踏上高台,“棠棣,引少阁主去偏殿休息;雪梨,按这个方子去朔梦林带一些药草回来熬煮。云徊云燕,你们为我护法。”“是,掌门。”

方思明在偏殿中静坐,他眼眶通红。檐上铃珮丁当作响,莲香若有若无萦绕在鼻端,像极了她身上的味道。
【“你不开心,不然你不会约我到这里喝闷酒。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“方思明,你当我是朋友吗?朋友就应该互诉心事!”
“你不说是吧?那我告诉我的心事吧!”
“方思明,我喜欢你。”
“我们云梦医术冠绝天下,我偏爱攻克疑难杂症。”
“我要医你,反对无效!”
“你!”方思明放下酒壶,“真是个疯子。”
“嘻嘻~”她笑着凑上前,“反正我现在回不去云梦了,以后就跟着你了。万圣阁少主,考虑一下把少夫人头衔给我呗~”
“哼。”他转过身,嘴角却不自觉地扬起弧度。走了几步,却不见身后人跟上。他转头,见她独立在石上,身后是无尽的大海与一轮孤月,风吹过,一阵莲香隐隐散在空气中。她的目光澄澈,一言不发。“还不跟上?”她的眼睛瞬间亮起,追上他,扯住他的衣袖。方思明轻笑一声,牵起她的手,慢慢向前走去。那时她笑容太过明媚,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她眸子深处的忧思。】
“少阁主?”随着棠棣的呼唤,他睁开眼,原来他在不知觉中竟睡了过去。“少阁主非我云梦中人,受引梦术影响,陷入梦境是正常现象,少阁主不必多心。”棠棣解释道,“叶掌门已经愈疗完毕。叶虞现在在汤池疗养,大约明日可醒。掌门吩咐,少阁主可在她醒来之前再去看望一眼,云梦毕竟是正道,不宜收留少阁主过久时间,还请少阁主看完后即刻离开,以后,也不要再与她有任何纠葛了。”
方思明沉默地跟在棠棣身后去了汤池,看着莲花中的她,久久挪不开眼。就像他在十二连环坞第一次看见她时,初入江湖的云梦弟子,站在大船的桅杆上,与陷入癫狂状态的武维扬战斗,眼看她处于下风,他挑起燃烧的箭点燃了那艘船,她坠入水中,他正想下水,她却被路过的楚香帅捞了起来。他那时也是隐在暗处,看着她,久久挪不开眼。

“方思明,万圣阁作恶多端,吾等今日便要替天行道!”五大门派齐聚万圣阁门口。“阁主,五大门派就要冲进来了!”门徒慌乱地跑进主殿禀道。白发男子端坐于主座之上,妖冶的红唇微微勾起。他站起身:“传本尊令下,不许伤云梦之人,违令者,死。”

“方思明!出来!”殿外叫嚷声不止,他一挥袍袖,自殿上飞下。“方思明,万圣阁杀孽太重,吾等今顺应天意,前来讨伐。”“呵,天意。”方思明嘲讽的笑了一声。“今华山,武当,少林,暗香,云梦五大门派联合,华山掌门,枯梅,率华山弟子前来。”“暗香掌门······”“武当掌门······”“少林掌门······”“云梦掌门,叶虞,率云梦弟子前来。”清亮的女声响起,他调转目光,落在她的身上。她的目光依旧澄澈清亮,看向他时却无比冷漠。“很好。”他移开视线,扫视周围,“既如此,便来做个了断吧。”

他以剑撑地,满身是血。“我来吧。”叶虞出言拦住正欲给他最后一击的枯梅,“我有话要问他。”“你为何不对云梦弟子动手?”她飞身至他身前,莲心灯散发出的光晕与香气将他笼罩,他的意识在逐渐流走。“我以前是不是认识你?”她端详着他的脸,有些熟悉,仿佛见过很多次似的。“我常做一个梦,梦里有一个白发男子,总是喜欢约我海边喝酒。但我看不清他的脸。”她把目光投注在他沾染血色的白发上,“那个人,是不是你?”“呵,咳咳。”他低低地笑了,“不是。梦里之事,哪有当真的。”“那你为何?”“我曾经欠了你们上一任掌门叶澜一些人情,这是我还她的。”“原来如此。”她轻声说道,“是我弄错了。”她举起莲心灯,默念术法。“你会在睡梦中死去,也算是我代表云梦,对你表示感谢。”“呵。”他勾起嘴角,“甚好。”

“方思明,我特别喜欢你。”
“我们云梦医术冠绝天下,我偏爱攻克疑难杂症。”
“我要医你,反对无效。”
“呵······”
“好。”他低声笑道,“都依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5)

热度(22)